江疏言。

你是一棵树,你永远都不会枯。

【楼诚】三封情书

#第三封情书。


法国巴黎 1934


大哥:

我杀人了。
我从不知道杀一个人竟要付出如此大的勇气,这太令人胆战心惊了。当你手握一把枪,真正掌握着一个人的生命,即使他丧尽天良死有余辜,仍会觉得战栗与恐惧。
那是跟你一样活生生的一条命。我曾以为自己心智足够坚定,对主义有着足够的忠诚与敬仰,但却不得不承认,我动摇了。
不禁开始思考自己是否真正适合去做一个特工,去做一把枪。我可以报效祖国,我必须报效祖国,但一定要用这种方式吗,如果我手上沾满鲜血,我将还会是我吗。挟着那人的时候我几乎就要颤抖起来了,抵在他太阳穴上的是我的枪,只要扳机扣下去就结束了。您绝对不会知道,那一刻我在祈祷,祈祷酒壶不要下命令结束这一切,几乎在下一秒我就将落荒而逃。
太难了,这太难了。
然而任务必须完成,我也无路可逃。
恍惚着回到家中,只觉满手血腥气,好在您出差尚未归家,不然还不知如何跟您解释我这副颓废样子。
幸而有大姐。
大姐不放心,硬是隔了重洋拨电话过来问我可有好好吃饭,天凉记得添衣,莫要贪杯,大哥不在出门要带钥匙。嘱咐小孩儿似的,我在这边却差点流下泪来。
我可以不这样做,但总归有人要这样做,那么这个人为什么不可以是我。您曾教过我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国难当头,我又怎可独善其身偏安在异国读书。的确有其他办法可以救国,可最有用的,最需要的,唯有此法。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也不会再回头,绝不会。即使万劫不复,深陷囹圄,我也绝不会有半分悔意,不会有半分犹豫彷徨。
只怕是要辜负您的期望了。从小时起,我做什么事情都想着要得到您的肯定,这次我一意孤行,却也相信您会原谅我的,毕竟几年前握着我的手,教我摹那首“捐躯赴国难,是死忽如归”的,是您,不是吗?

您忠实的
明诚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