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疏言。

你是一棵树,你永远都不会枯。

【楼诚】猎人和狐狸

明楼是在一个冬天捡到他的。

小狐狸有柔软的皮毛,蓬松的大尾巴,时不时团成个狐狸团子窝在一起。

他拎着猎枪回来的时候看见狐狸团成个球缩在他家门口不远,小狐狸腿受伤了,天还冷,就窝在一片草席上。明楼放下猎枪将狐狸拎回家的时候想,大姐捡了只金毛,他捡了只狐狸,不愧是一家人。

一开始狐狸怕人,谁靠近都不肯,但是也不跑,就是发抖。金毛过去想碰碰他,狐狸吓得一蹦三尺高。后来明楼看他蜷在一堆棉絮里实在是冷,索性就一把把他揪过来,当成个抱枕样抱在怀里。一开始狐狸在他怀里僵得不得了,然后就慢慢适应了,明楼一只手擎着书,一只手抚着狐狸毛,觉得挺舒服,挺安逸。

明楼其实不是猎人,明家在这片森林里有个小木屋,冬天安静,景也不错,就偶尔到这边来歇歇,这次呆得格外长久。

狐狸渐渐跟家里人都熟了,大姐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会去帮忙叼拖鞋过来,被他抢了差事的金毛一脸怨念。金毛还不到一岁,淘得上天入地。上次在餐桌上跳上跳下摔碎了一个盘子,明楼看着狐狸板着脸冲金毛呲牙咧嘴,还拿爪子拍拍他头。那么大一只金毛缩成一小团,委屈得不行。明楼挑挑眉毛,真成一家人了,挺好。

他其实挺神奇的,明楼看着拨拉着算盘的狐狸。

后来要走的时候金毛拽着大姐裙角,狐狸四只爪子加一条尾巴都盘在他身上,两个人心一软,索性将这俩都打包带回宅子里。

后来狐狸不知怎的长成个清俊少年,唤明楼先生,有时候也叫大哥。从此明楼少了个抱枕。

但是多了一个知己。

这少年叫做阿诚,懂得他全部心思。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几乎不用说话,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完全理解对方的意思。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书,阿诚说之前是狐狸的时候就一直盯着大哥看书,想看的什么呀这么入迷,现在自己看,也觉得是挺好看的。明楼也不说话,只是笑。

挺突然的,明家老爷染了重病,就倒下了。大姐明镜顶上去接班,明楼一边读书,一边帮着大姐管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也在公司挂了个名儿。阿诚对数字格外敏感,大姐发现他这点之后就拐他去了公司,分了他两个厂子。最开始的时候明镜明楼带他去宴会,有人问阿诚叫什么名字,明楼还未待出声,就看人微微点了头,“明诚。”他就很满意,不错,这小子早就是他明家的人。

有次明楼去厂子里接他,看阿诚将文件报表狠狠摔在桌子上发脾气,隐约听到:“连这么个数字都错,平时教你的都就饭吃了吗?”恍惚间才发现,那个狐狸少年如今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挺好。

再后来……这两个人不知道是谁先起了心思,反正就是折腾到一块儿去了。明楼的抱枕就回来了,不光能抱,还能抱着干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上次阿诚趴在他身上看书,看着看着后头就出来一条尾巴,明楼合上书眯起眼睛,“原来你还有尾巴啊。”

明诚打个哆嗦,翻身就要下床,可惜明家大少爷宝刀未老,当年抓狐狸的本事半点没忘,伸手就给他捞了过来。

评论(7)

热度(60)

  1. 生无可恋的桂嬷嬷江疏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