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疏言。

你是一棵树,你永远都不会枯。

大慈大悲的皮卡丘绝对不会忘记写年更。

快零点辣,小柠檬即将变成成年的小柠檬,成年的小柠檬过不了几个小时也要变成成年的柠檬盐汽水。


皮卡丘从温带季风气候地区迁徙到亚热带季风和湿润地区,大片大片的时间看不到太阳,有太阳的时候又太晒太难受,只好努力祈祷把太阳劝退掉。…………


皮卡丘的军训快结束啦,和小柠檬的火暂时还没有重新养起来(颤颤巍巍捧出火柴)两个人(?)都在新生活的彼岸坐着,时不时探下去个脑袋,也没法分辨前头到底是万丈深渊还是前程似锦,太模糊太遥远了。

但总是要往前走的吧!


哦,在此命令小柠檬带上今年皮卡丘送的礼物,那个屏风挑了好久,一眼就觉得应该摆在小柠檬的书桌上显眼的位置才棒的。


一转眼三四五六年过去了,皮卡丘在三月六月七月分别受到了来自爱情(?)亲情,学业上的疯狂打击,但是又像小强一样顽强地从石缝里探出头来了。最近身体又不太好,很难过,但是能活一天是一天。


可能被比较大程度得戏弄过一次就不再会怎么认命,皮卡丘明显觉得自己最近戾气重了些,又倔又硬,不算好事情,还要慢慢调整,毕竟身体是自己的嘛。


现在这种程度的运气不好,军训里的难受不爽,似乎已经都没怎么影响到皮卡丘的情绪,由此看来是真的有长进,不像当时恍惚又脆弱的样子。也可能是尝过更痛苦的时候,现在这些也不过一点小菜,影响不到什么根本,总而言之痛苦的痛苦好像已经过去了,比痛苦更痛苦的痛苦还没有来临,没死就接着搞吧!…



皮卡丘跑得再远也没有跑出种花家,倒是小柠檬,一飞飞到海峡对面,这样说像是要去台湾一样,其实没有,是日本。


一个与山东直线距离甚至比重庆要近一点的地方…咬帕(不是。


是更陌生的土壤了,有很多很多的,显而易见可以预料又无法避免的困难与麻烦,棘手而令人焦虑。小柠檬只是一颗柠檬,连茎带根移过去吸收新鲜养料,很难保证没有磕磕碰碰跌跌撞撞,难走的路都是上坡路,看你现在对着好大一个上坡!…


没关系,事情总会一件一件一件一件一件一件一件一件地,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被解决的!…


皮卡丘也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在的呀。

(毕竟东京奥运会还要仰仗小柠檬包办(什么))


小柠檬和皮卡丘两个人坐在一起回忆往事的时候经常会讲一个,X年前能否想到今天的问题,现在看来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日子往前滚,想来的不想来的都要来,躲也躲不过,索性就放开手脚过活,不能杀掉我就被我杀掉,只要还有命在,哎。


柠檬盐汽水要好好保重身体,ddl再多也不能天天熬夜,不然像皮卡丘这样跟个布娃娃一样天天也不能累也不能动就这么呆着,多憋屈。好好洗衣服,认真学习,坚决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党的建设事业和…哦,扯远了。


唠唠叨叨一大篇,十一点了,塑料布娃娃为了活命要去睡觉了,唉。


希望小柠檬的手机和卡在国外也能顺利地登陆QQ…唉,不然邮件交流也阔以滴。

皮卡丘只要活着就一直在呀,就是不知道能活几天了,这个事情比较玄,他一定会尽力的,嗯嗯嗯……




好日子要过去了,更好的日子要来了。

往前跑吧,在不同的地方,朝不同的方向,我们一起啊。


最后,保持联络,否则十万伏特(…)

评论

热度(3)

  1. 幾久江疏言。 转载了此文字
    没有课没有考试没有学业就什么都写不来.年更死线还有最后三个月的人(忘掉设定)羞愧万分无地自容又感慨万...